□陳媛媛
  今年3月,南方某市官員調整,多名擔任正職的處級幹部被撤職,原因只有一個:他們是“裸官”。內部人士透露,官方給他們兩種選擇,要麼退休,要麼把家人遷回國內。(詳見本報今日封四版)
  今年1月,中共中央印發的《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》明確規定,對配偶已移居國(境)外,或者沒有配偶,子女均已移居國(境)外的,不得列入考察對象。這是目前中央層面治理“裸官”最嚴厲的管控措施,意味著今後“裸官”基本上升遷無望。
  今年2月,中央第八巡視組向廣東省反饋巡視情況,指出廣東一些地方“裸官”問題突出。廣東省委隨即展開調研,結果省內多名處級“裸官”被撤職。這說明,無論從政治忠誠考慮,還是為了預防、排除腐敗風險,中央、地方都加強了對“裸官”的防範和懲戒。
  雖說“裸官”也未必是貪官,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,“裸官”貪腐所承擔的貪腐風險和成本,較之非“裸官”來說要小得多。而且,一旦家屬移居國外,必然產生大額花銷;同時,家屬移居國外,部分“裸官”生活寂寞、精神空虛,也難免後院起火,出現養情人、包“小三”的情況,為了支付國外家屬與國內“小三”的高額花銷,原先清廉的“裸官”也可能成為貪婪的貪官。
  筆者這樣說,並不是往“裸官”身上潑髒水,而是有大量的事實為證——— 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、副總工程師張曙光是一名“裸官”,他曾供述,自從認識情婦羅某之後,為了追求她,金錢方面花銷很大,他收受賄賂很大部分原因是為了滿足羅某。而原東莞市人大副主任歐林高,也是一名典型的“裸官”,他的妻子、孩子早早就移居香港了,他卻在東莞包養情婦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。一方面,養兩個家迫使他們更加腐敗;另一方面,由於沒有後顧之憂,這些“裸官”腐敗起來也更加肆無忌憚。這些蛀蟲給國家造成的損失算得上觸目驚心,據報道,為清查歐林高被暫扣的1700萬元贓款,銀行派來8名專業點鈔員,連續工作12小時,燒壞了3台驗鈔機。
  中國到底還有多少張曙光、歐林高這樣的“裸官”,至今沒有詳細的統計數字,但是2010年全國“兩會”期間,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央黨校教授林喆透露,1995年到2005年10年間,中國共出現118萬名“裸官”,其中註定潛伏著一些腐官。去年年底,《財經》雜誌刊出封面文章:中國“裸官報告”,其中提到,中國外逃“裸官”人均攜款500萬元,最年輕者僅為25歲。不難想象,任“裸官”在其崗位步步高升,手中掌握的權力不斷增大,將給整個國家帶來怎樣的傷害。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早就提出,由於“身在曹營心在漢”,“裸官”在決策過程中,不是以國家利益為重,而是以個人利益為重,“瞎決策,亂決策,浪費了大量公共資源,公共建設的效率也會大幅下降”。
  因此,治理“裸官”刻不容緩。要麼辭官,要麼就將親屬接回國內,南方一些城市治理“裸官”開了一個好頭,期待更多的地方要對“裸官”說“不”。  (原標題:多地調整現任“裸官”崗位)
創作者介紹

二世古

vc81vclcn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